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政经 > 海外买手们告诉你:口罩全球采购有多难?

海外买手们告诉你:口罩全球采购有多难?

www.97520.com_【官方首页】-九天国际迎战新冠肺炎的战役,早已从国内延伸到了海外。口罩,则成了世界各国助力中国的重要物资。

  此篇为《战疫日记》系列文章第十三篇报道,本系列记录疫情期间的互联网生活以及亲历者的真实经历与切身感受,查看其他文章请点击:《武汉红会“救兵”九州通,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疫情之下被集体翻牌子,「在线教育」就稳了么》、《疫情催生“共享员工”,月亏1亿,西贝、海底捞不慌》......

  “love china”、“中国加油”……在日本很多药妆店的门口,都挂出了这样的标语。

  迎战新冠肺炎的战役,早已从国内延伸到了海外。口罩,则成了世界各国助力中国的重要物资。

  临近中国的日本,这个口罩大国的制造商们也进入了战斗状态:1月17日起,尤妮佳由正常工作时间生产,改为24小时生产;总部在日本仙台的厂商Iris Ohyama在春节前一周的订单是之前的三倍,其中国工厂也加紧了生产。还有泰国、印尼、美国等国家地区,源源不断的物资驰援过来。

  www.97520.com_【官方首页】-九天国际仅阿里平台,截至2月2日16点,全球共有38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华侨社团、留学生团体等机构,拨打菜鸟热线求助运输捐赠物资,其中15个国家、地区的物资已抵达或即将抵达中国。

  除了许多海外机构和组织,复星集团、富春控股、阿里巴巴、均瑶集团等企业的助力,更多的平凡人通过代购筹集着防疫物资,世界朋友圈也被这些普通人点亮。

  防疫物资全球采购有多难?它们背后的争分夺秒、变数与惊险少有人知。

  「电商在线」采访了10位海外专职买手和海关人员,www.97520.com_【官方首页】-九天国际货源紧缺成了最大的问题,随着政策的不断变化,许多国家的对华航班停飞,舱位价格水涨船高,从货物出境到海关再到国内物流运输,各个环节都比以往面临更大困难。

  全世界寻找口罩

  “光恐慌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想到组织买手们一起做点事情。”

  春季前夕刚刚回到武汉的辛迪,看到新闻里不断涌动的疫情,感觉自己真的坐不住了。

  作为淘宝全球购“日本买手联盟”的会长,辛迪就组织了日本的买手朋友们,集体募捐一些口罩和防护物资,支援家乡的一线医护人员。

  但对于这些个体买手们来说,货源是非常大的挑战。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不断扩大,日本国内也出现了严重的口罩危机,多个地方的医用口罩全部脱销,普通口罩也一抢而空。受此影响,日本国内口罩生产商的订单量较往年有了大幅增长,有的甚至增长了100倍。

  “我们几乎发动了全部的资源,从身边的药妆店开始扫货,并且在专业的医疗网站上下单。”辛迪对「电商在线」说。

  为了提高效率,辛迪建立了点对点的援助方式,她直接与武汉当地的医院对接,了解对方的需求,定向采购。

  “其实相比武汉几家核心的医院,很多在郊区的医院物资情况非常堪忧。”

  在捐助群成立仅2、3天的时间里,300多位爱心人士集结在此,募集到28万元的物资款,全部转化为5万多件口罩、2千多个护目镜和防护服。

www.97520.com_【官方首页】-九天国际  辛迪算是海外捐助组织者中行动最早的一批,也受到很多关注,整个春节期间,她一直为此忙碌,她知道货源的紧俏和医院的缺口,都需要靠分秒必争来弥补。

  “腾讯公益也关注到我们的行动,说希望捐出500万让我们来采购物资,但实际情况是,货源太紧张了,用钱也买不到。”辛迪说。

  1月30日,辛迪和买手们准备好的物资准时从大阪起飞,顺利降落武汉天河机场。医院方面直接从海关处签收了物资,对于辛迪来说,这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远在美国的买手Jacky,也通过自己身为北美买手联盟会长的号召力,召集了很多华人商家和物流企业,共同为武汉医院募集物资。

  除了直接与3M等防护企业直接对接外,Jacky还要高价收购美国平台商家销售的产品。“国内最缺的3M 1860 医用版N95,批发价格19块钱20只,我们用31块多买20只,一共收了1000只来捐赠给武汉。”Jacky说。

  即便是一些身在国内的普通人,也在用各种方式寻找海外货源来完成捐赠。张竞予是位舟山的网店主。1月20日,在跟一个武汉当地的朋友交流中,他得知,湖北黄石有一家妇幼保健院缺少口罩,他便想着捐赠一些过去。在国内口罩已经开始紧俏的局面下,他想到了从海外买。

  从21日开始,一直到25日,在日本的朋友连续几天去各个药店排队碰运气,总共买到了16盒医用口罩,一共800个。

  预计这两天快递到国内,直接发往湖北黄石的医院。

  口罩放进自己的仓库里才安心

  不仅是个体的买手,一些大的集团公司在全球采购防疫物资也是困难重重。公司锁定的货源随时可能流失。据上观新闻报道,1月31日,富春控股采购的近5万件防护物资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在这批妥妥入境的物资之前,该企业采购团队在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地四处寻找货源,团队的微信群接连爆出不好的消息——

  “口罩供应商反悔了,隔离服供应商也见不上”;

  “我们上一秒在跟供应商说明需要的出口检验报告和企业相关承诺,下一秒就有其他买家说,他们不要求供应商提供任何证明和文件。现在8100套杜邦Tyvek 600型防护服与800套英国Microgard防护服被人用现金提货,我们来不及买了……”

  几经曲折,当团队终于在印尼敲定1万件防护服时,又怕夜长梦多,索性将原本货物从供应商的仓库直接送机场的线路,改为货物先提至富春控股在雅加达收购的仓库,因为“把货拉到自己仓库才能放心”。

  阿里的跨国采购也曲折。1月30日,一票由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印度尼西亚阿里云公司捐赠物资运抵浦东国际机场,涉及口罩7.7万只,总价值36万元人民币,救援物资由菜鸟物流直接发往武汉。这批货物来之不易,因为包括印尼在内东南亚国家正值放假,工厂不开工,有库存的厂家不多,而且当地也有需求,因此供应商很不积极。阿里印尼采购团队只能一遍遍与供应商沟通,称“这是在救命”,最终说服了供应商,将新到的一批货卖给中国。

  物流成了最大门槛

  目前,美国、英国、印度等很多国家不少航空公司基于疫情取消了部分前往中国的航班。这也引发了海外捐赠者的担忧。

  辛迪是幸运的,她所捐赠的防护用具已经穿戴在了医护人员身上,但随着政策的变化,很多捐赠者还在焦头烂额。

  身在西班牙的刘星婷很无奈,她刚刚准备的20盒外科口罩,本打算通过邮寄给国内亲人,再转交给武汉当地医院,但是2月4日刚打包好,当天下午就接到通知,所有从西班牙发往中国的物流都暂停了。

  “最焦虑的事情是,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候结束,现在政策变动太多了,包括国内很多人在等的洗手液之类的物品,现在都无法邮寄了。”刘星婷对「电商在线」说。

  “其实,海外捐赠的运输主要还是利用客机货舱,尤其是几万个以下口罩之类的小批量货物。”辛迪介绍道,龙浩航空特地为他们提供了免费包机服务,在这一次活动中,日本许多物流企业都给予了支持。

  上述海外买手均向「电商在线」表示,口罩等防疫物资当下都属于“急货”——快速寄出快速接收,几万个口罩也不算大宗商品,再大了就得走海运,但一个月时间没人等得了,所以现在还没有什么其他别较好的方式。

  “当前救济物资运输还是依靠南航、东航等国字号的航空公司作为主力。”而当这些航班运力已满时,如何把这些医疗物资带回国内,成为了海外捐赠者面临的难题。

  来自第一财经的报道指出,此前有企业用于驰援武汉的62箱共计3万枚FFP2口罩已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滞留超过48小时。上述货物原本计划3天前从阿拉木图发往武汉,但由于哈萨克斯坦目前陆运受阻,而联系的航空公司运力已满,出现了无航班可接力的尴尬局面。 

  很多捐赠者不得不选择将物资“化整为零”,目光锁定在旅行社资源上,在与领队沟通后,通过人肉带回的方式保证物资进入国内。

  在1月29日路过迪拜国际机场的郑天文对「电商在线」表示,机场托运大厅有很多旅行团队守在一堆箱子旁边,纸箱上大多写着3M,还贴着红十字的标识。

  而航空位的紧张,作为中间商的物流企业们更为焦急。在英国伯明翰经营华人物流企业的王俊杰,在国内疫情爆发的第一时间就开通了口罩专线,专门为在英华人捐赠物资开辟通道,并且满足一些国内自购需求的邮寄服务。但外部的运输压力,已经让他不得不开始调整运价。

  “我们从春节以来一直是公益性质,专线价格只需要8磅(约72元人民币),但现在包括英航在内很多航空公司停飞国内航线,航空位太紧张了,不得不上涨价格到17.5磅。”王俊杰对「电商在线」说。

  “通关”依然面临挑战

  迎战疫情,全球筹集来的大量防疫物资经抵达上海、深圳,然后转运武汉。仅1月25日至1月30日,上海海关就已快速验放疫情防控物资68批次。

  「电商在线」查询武汉海关官方网站后发现,尚未公布目前海关流通物资的数量情况。但最近的一条公告消息,则是关于进口捐赠物资办理通关手续的公告。

  一名在武汉从事报关工作的人士表示,目前武汉接受捐赠的防护品以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消毒液为主。她表示,在绿色通道政策下,受赠方提交加盖公章的《受赠人接受境外慈善捐赠物资进口证明》即可在海关提货。

  “以往是必须要在海关办好了免税手续才可以”。

  为此,「电商在线」咨询了在大连从事海关事务的工作人员,对方告知,此次施行的登记放行堪称海关总署史上力度最大的通关政策,现行政策下,当天进来的货马上就可以放。

  “以往所有的援助物资都要由受赠方办理减免税证明,如果没有开这些文件,海关就只能征税。这样对一些大额捐赠的热情也有负面影响。”该人士说。

  据悉,此次绿色通道政策可以减免关税及增值税,为了防止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慈善为名,逃税漏税,《进口证明》上加盖的“湖北省慈善总会”的公章则成了唯一通行证。

  “这枚公章真的难到我们,感觉做好事的复杂程度堪比走私毒品了。”身在美国的胡冰坦言。

  根据现行流程要求,境外捐赠物资如需免征进入医院使用,还需提供医疗器械注册证。但胡冰和他的基金会采购物资主要来自“Uline”网站,虽然跟医院方面核对过物资情况满足需求,但很难拿到相关注册证。

  “虽然很多文件都在说加快通关速度,但真的不到最后一刻不确定结果怎样。当我们的物资好不容易上了飞机,可落地时还是被公章给难住了,当时恨不得自己P一个。”胡冰说。

  实际上,就算在完成清关进入国境后,通往武汉的物流运输依然充满挑战。胡冰表示,“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物资到武汉的渠道,为确保物资能够送达到武汉医院,我们需要随时对应,随机应变。

  2月5日手机里弹窗了一条信息: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在协商推动恢复飞往中国的航班。辛迪和胡冰们眼中又燃起了希望,相信很快,这场国际爱心通道会变得更宽。

来源:电商在线  作者:杨泥娃 金斌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