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 品牌 > 在全球遭到抵制的Dolce & Gabbana竟然“回魂”了

在全球遭到抵制的Dolce & Gabbana竟然“回魂”了

暗地里,它默默回归,再度成为颁奖礼红毯上的固定造型之选。

  不管你是否喜欢,Dolce & Gabbana已经回来了。

www.wx67.com_【官方首页】-万喜堂  这个意大利奢侈品牌再次成为了颁奖礼红毯上的焦点,也经常出现在时尚杂志人物采访和大片之中。 在过去的几周里,女星Greta Gerwig、Blake Lively、Lupita Nyong’ o,甚至凯特王妃都在公众场合穿过这个品牌。这周二,品牌忠粉、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 · 特朗普(Melania Trump)在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总统国情咨文演讲中,再度身穿深色Dolce & Gabbana套装现身。

www.wx67.com_【官方首页】-万喜堂  2018年,在设计师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相继侮辱日本时装业、赛琳娜· 戈麦斯(Selena Gomez)和中国人之后,许多批评者都主张让这个品牌从一线明星的身上消失。

  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Dolce & Gabbana标志性的装饰华丽的礼服基本上没有出现在颁奖礼上。 其突然“回魂”,让时尚界这个谜之品牌继续展开了谜团的新篇章: 为什么无论其饱受争议的创始人说什么或做什么,这个品牌总能卷土重来,似乎还毫发无伤?

www.wx67.com_【官方首页】-万喜堂  这一次,一些业内人士认为Lucio Di Rosa是个中功臣,他在2020年初加入Dolce & Gabbana担任全球明星和 VIP 关系主管,同样的职位他在Versace干了15年,此前也为Armani服务。

  一直在关注这个品牌动向的时尚作家Evan Ross Katz说: “Lucio是时尚界的宠儿。他与造型师和明星关系都很紧。” 最近,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个视频帖子:是在BoF West 论坛上明星造型师Karla Welch谴责该品牌的视频,Katz指出Welch上个月就Dolce & Gabbana给自己的客户进行打扮。

  Welch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凯特王妃上个月穿着Dolce & Gabbana |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其他人则认为,Dolce & Gabbana从未真正消失。www.wx67.com_【官方首页】-万喜堂在遭到中国的抵制之下,品牌截至2019年3月的财年收入还是增长了5% 至13.8亿欧元。www.wx67.com_【官方首页】-万喜堂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奢侈品市场,2018年11月,Dolce & Gabbana发布一部宣传短片描绘了一名中国模特笨拙地用筷子吃意面,以及设计师随后的不恰当回应,引发了人们的抵制行动。

  销售的反弹是一个信号,表明即使其他品牌正在通过营销策略、多样性委员会和其他向消费者强调在政治和社会问题上的立场的激烈竞争之下,Dolce & Gabbana对批评者的敌意和对政治正确的蔑视仍然是个可行的策略。

www.wx67.com_【官方首页】-万喜堂  该品牌亦没有回应我们的置评请求。

  如果说有什么结论可以得出的话,那就是消费者的愤怒、抵制的热搜话题标签可能会暂时损害一个品牌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但是这些仍然可以通过大撒广告和、加强与明星和编辑的个人关系来抵消。

  怀雅逊大学时尚研究助理教授 Kimberly Jenkins 说: “最终,时尚品牌会知道,尽管会有人被他们正在设计的东西或者他们可能正在做的事情所冒犯,但还是有数以百计的消费者愿意掏钱买单。”

  下面,BoF总结了Dolce & Gabbana品牌引发的争议和悄悄回归的时间表。

  序曲

  2007年1月

  英国广告管理委员会禁止了Dolce & Gabbana的一张广告图,图中描绘了模特挥舞着刀子、身上有刀伤的场景,此前广告收到了160起公众投诉。

  2012年9月

  Dolce & Gabbana 在其2013年春夏时装秀上发布了带有殖民风格意象的黑人女性造型耳环。《卫报》报道说: “不可否认,它们令人反感”。

  2015年3月

  两位设计师在接受意大利《Panorama》杂志采访时表示,他们反对同性恋父母这一概念。“我们反对同性恋收养,唯一的家庭就是传统家庭,”Dolce说:“我不相信那些我称之为化学品儿童、合成儿童的人。www.wx67.com_【官方首页】-万喜堂” Gabbana似乎对这些评论表示赞同,称同性恋家庭“不是一种时尚”。这一言论引发了公众的愤怒,歌手埃尔顿 · 约翰(Elton John)公开呼吁抵制。 然而,当时许多时尚大咖保持了沉默。 Anna Wintour、Cindi Leive、Roberta Myers、Ariel Foxman和Joanna Coles都拒绝了《纽约时报》的采访。该报纸的作者Jacob Bernstein当时写道,这“默认了重要广告客户在出版界所拥有的权力”。 几个月后,Dolce在接受美国版《Vogue》杂志采访时为自己的言论道歉。

  Dolce & Gabbana门店外的抗议者 |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6年3月

  该品牌在网上销售有绒球装饰的“奴隶凉鞋”,售价2395美元。 产品名在网上引起了网友的强烈反响,同时 Teen Vogue、Fashionista 和其他媒体报道了这一争议。 BoF主编Imran Amed 告诉《纽约时报》 :“考虑到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麻烦,你可能会认为他们应该会更小心一点。”

  2017年6月

  在 Instagram 上,这对设计师热情地表达了他们对梅拉尼娅 · 特朗普的支持。这位第一夫人经常穿他们的衣服。两位设计师还拿这场争议取笑,推出了他们自己的“#boycottdolcegabbana”(抵制DG)的标语T恤,售价245美元。

  Dolce & Gabbana时装秀场外 |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8年4月

  Gabbana在采访中讨论了两人的品牌继承计划。“我不想让一个日本设计师为 Dolce & Gabbana 设计服装,”他告诉路透社。

  走衰

  2018年6月

  Gabbana在歌手赛琳娜 · 戈麦斯的 Instagram 帖子下面评论道: “proio brutta! ! ! ” 这个短语大致可以翻译为“她太丑了”。在BoF West洛杉矶论坛上,明星造型师Karla Welch说: “我对此很反感。试装时,龙门架上有DG的衣服,然后我说,‘不,这些可以拿走。’ 这太卑鄙了。” 另一位造型师Jason Bolden补充说: “从一开始你就从没在我的衣架上看到过DG。他们的造型设计确实令人惊叹,让每个人都穿起来好看。 但是我的客户们会说,‘什么?我不会穿,没得谈。”’

  2018年11月

  Dolce & Gabbana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布了一则广告,展示了一名试图用筷子吃意大利菜的中国模特。在中国网友和Diet Prada发出强烈抗议之后,这段视频在24小时内被删除。 不久之后,Gabbana向一位批评他的网友发送的种族主义信息的截图迅速引爆。该品牌和Gabbana都声称他们的账户被黑客攻击了。

  Dolce & Gabbana的争议性广告 | 图片来源:Instagram

  中国消费者分享了他们剪烂和焚烧Dolce & Gabbana 的视频。 章子怡、李冰冰、陈坤等中国明星表示不会出席其在上海的大秀之后,该品牌取消了这场活动。包括 Lucky Blue Smith和 Estelle Chen 在内的模特也退出了这场秀。天猫、京东和其他中国零售商将Dolce & Gabbana的产品从他们的网站上删除。丝芙兰的中国门店以及连卡佛也撤下了该品牌的产品。两位设计师随后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道歉视频。

  2019年1月

  金 · 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篇关于Dolce & Gabbana 品牌的贴文,还标记了该品牌。 在遭到粉丝批评后,她迅速删除了这篇帖子。

  2019年1月至2月

  金球奖、奥斯卡和其他活动的红毯上都没有出现Dolce & Gabbana礼服的影子。

  回魂

  2019年3月至8月

  一些明星开始穿着Dolce & Gabbana出现在公众场合,包括5月份凯蒂 · 佩里(Katy Perry)出现在《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中。 与此同时,时尚杂志继续在封面上刊登这个品牌的产品,包括英国版《Harper's Bazaar》杂志的Ashley Graham封面和阿拉伯版《Vogue》的Kris、Kylie和Stormi Jenner封面。金· 卡戴珊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系列照片,其中一张是Dolce 本人的照片,图说写道“谢谢你,Domenico! 我希望North是个好助理。” 这次她没有删除帖子。

  金· 卡戴珊的帖子 | 图片来源:Instagram

  2019年8月

  据路透社报道,该公司备案文件显示,品牌在亚太市场遭遇销售下滑。 然而,随着美国销售额的增长,其全球收入也在增长。

  2019年10月

  奥利维亚 · 科尔曼(Olivia Coleman)穿着Dolce & Gabbana披风和长裤出现在美国版《Vogue》10月刊的封面上。这张照片由安妮· 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拍摄,Tonne Goodman造型。

  Olivia Coleman身着Dolce & Gabbana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2019年12月

  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穿着该品牌的服装,包括Evan Rachel Wood、 Kris Jenner 和 Corey Gamble、 Jennifer Hudson、 Dwayne Johnson、Jonas Brothers 和Jennifer Lopez。

  2020年1月

  Lucio Di Rosa加入Dolce & Gabbana,担任明星和VIP关系主管。作为一名业内资深人士,他曾在Versace担任类似职务长达15年,之前还曾在Giorgio Armani工作。

  2020年1月至2月

  Dolce & Gabbana出现在金球奖、格莱美和其他高规格活动的众多明星身上,标志着该品牌重返红毯。其他一线明星还包括:Blake Lively、Lupita Nyong’ 、Matthew McConaughey、Gwen Stefani 和 Jennifer Garner。

  Blake Lively身着Dolce & Gabbana礼裙 | 图片来源:Instagram

  甚至凯特王妃也穿着定制的Dolce & Gabbana粗花呢西装出席慈善活动。造型师Karla Welch18个月前曾公开反对这对设计师,她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为她的客户Big Little Town穿上Dolce & Gabbana,并Instagram 帖子上标注了品牌。这个帖子招致了批评。 Welch随后删除了该品牌的标签,并关闭了评论功能。与此同时,Dolce & Gabbana继续在顶级杂志中不断出现。美国版《Harper’ s Bazaar》时尚特辑封面上,Kylie Jenner 穿了一件 Dolce & Gabbana高级定制连衣裙。


来源:BOF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快讯

热榜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